您的位置:

首页> 偶像明星> 明星都是婊子 (隋棠)

明星都是婊子 (隋棠) - 明星都是婊子 (隋棠)

隋棠────成为超模的一步

「这次的顾客是想要先用远端的概念,这一群顾客因为有事情没办法赶回来。」「远端的概念?要直播?」管家已经从美国回来了,两位男士又聚在了这间豪华的书房里。「没错,根据他们的说法,确实是一种直播,这是他们的概念,这点子虽然不是很新颖,但似乎在他们圈子里面热度不减。」管家接过他们提出的要求,看了看其中的要求。「确实就是这些要求。」「这次就由管家来直播了,凯文就让他休息休息。」管家没有什幺抱怨,虽然对于一直在幕后的他变成类似主持人有点不能接受,不过这也只是小事情,况且几乎所有宾客都认识管家。

老闆又跟管家交代了一下,拿起了科技玩意儿给了管家。「这又是最新的产品?」「没错,更快也更直接,没有副作用,只是需要接触。」「老闆您都不怕自己被这些东西...。」「不用担心,你觉得我是普通的人类吗?」确实,老闆这种能做出一堆超越人类好几十年的东西,也可以防止自己被这些东西影响,管家只是笑一笑,非常肯定着老闆,这时老闆指着书房的另一头,管家走了过去,对着玻璃另外一头正準备要做电疗的老婆挥了挥手,管家老婆已经可以到控制脸部表情的程度了,勉勉强强给了管家一个笑容,管家也给老婆加油打气,便和老闆道别,走出了豪宅。

一位美人坐在公司里面的专属休息室,她修长的大腿展示着女人都羡慕的曲线,秾纤合度的腰肢和胸部都包裹在名牌的短洋装里面,露出的白皙双腿和穿着高跟鞋的玉足,让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她的美貌和优雅,名模平常台上穿的时尚,私底下也非常的会搭配,她成熟的脸庞充满着女人位,那着剧本正在看的动作更能显示出她的成熟以及认真。

「隋棠,妳还记的妳说想要请个超模的讲师来训练你的台步训练吗?我帮妳请来了一位教师喔!」隋棠的经纪人有很多个,而这次来敲门的这位是娇小的女生。「哈哈哈,感谢妳的帮助,不过我的身高就不是超模的行列,虽然以前真的有说过这种话,但现在没有那种打算了。」隋棠温柔的跟着经纪人说,表扬她的努力,这时候一位高大的绅士突然走了进来,表情严肃,有着一个教官的威严。「身材虽然是重要的决定因素,然而您只是矮了一公分,只要用着高超的台步展现出曼妙的身材,世界各地还是会承认你的外貌,还有可能成为第二个亚洲超模呢!」「隋棠,这位就是我说的教官,说不定真的可以进军国际,我先出去了喔。」说完便就关起了门留下隋棠和管家两人。

「我虽然是个华人,还是个男人,但我对于模特儿的台步以及仪态有着深刻的研究,我是来自米兰的讲师,妳可以称呼我管先生就可以了。」这时候管家递给了隋棠一张名片,上面写着是一家世界有名的名模经济公司教官,那公司标誌的浮水印已经透露着对面这位绅士的专业。「天阿!怎幺能请到您来!」看着上面的称号,隋棠摀着嘴巴,惊讶于这幺大排的教官居然会被自己的经纪人找来,如果这幺大排的教官都来教导她并且看重她,晋身超模的机会就大有增加了!「我跟那位小女孩欠了一点人情,不过这件事情你就不用知道了。」当然不可能是有什幺人情关係,只是用着那个新的科技玩意询问了一下那女经纪人,用着这个理由进来和隋棠「沟通」,不过这最新的科技对于管家来说也算是大开眼界,相比之前要去接触到人的神经中枢,这次只要触碰到其中的神经系统就可以传递讯息,并且加以影响。

「管先生这次来真的是来教导我的?」虽然大师都已经坐在了对面,隋棠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有一天也可以离超模的等级这幺接近,等等一定要感谢自己的经纪人,如果真的有机会坐上了超模,一定让她跟在自己身边赚得饱饱饱。管家这时候秀了一段义大利文,意思是「当然是的」,而因为隋棠曾经在波兰生活过一段时间,会讲义大利文的人也想当多,隋棠也多多少少听懂管家说的义大利文,这时候隋棠更兴奋了,会讲着义大利文就更能显示从义大利而来,虽然本来就没有疑惑,但现在更是肯定着管家就是拯救她进入超模的瓶颈。

「请问这里有没有舞蹈教室之类的,好让我看看妳走的台步。」「有的,请跟我来。」一听到大师要帮她看看自己的台步,隋棠不顾着自己其实还在背稿子,兴奋的带着管家到了一间房间,这间房间是平常的舞蹈室,由于自己所处的经济公司鲜少有人会跳舞又唱歌,所以大多成为女星们维持身材的瑜珈空间,有着大面积的三面落地镜,稍为挑高的空间让反射的效果显得更大,将进有着双倍的空间感。

这时候管家从公事包中拿出脚架和摄影机。「我要把您走台步的样子拍下来,有鑒于您现在着重在演艺圈上面,鲜少上时尚舞台,我要最新的状态并且传给公司看,当然我今天会帮妳做一些细部的微调。」这摄影机怎幺可能是冠冕堂皇的教学录影,而是连接上了多位宾客的电脑,传送最即时的直播。「谢谢您,管先生。」「不用跟我客气,今天您穿的正好是高跟鞋和洋装,服合着大多数的舞台衣装,妳就从最远的那边走到摄影机的前面2公尺即可,等等我说开始就开始录影,之后会慢慢的微调。」隋棠这时后突然感到了紧张,自己虽然走过那幺多的台步,但就这次在这位大师前面走台步充满着紧张以及兴奋,紧张的是怕自己表现不好,兴奋的是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近!

隋棠走到了最远端靠墙的那一方,站着三七步以及单手插腰的标準模特儿暂停时的动作,等待着管家的指示。「请您像平常一样走台步,不要太紧张了,好的,开始!」隋棠开始曼妙着走着台步,管家还準备了因为配合着隋棠的台步,专业的踏点和扭动的摆动,每一个脚印都踩在了前一脚踩过的地方,完美的直线,就连其实没有专业知识的管家都看的出隋棠的优雅的台步,管家也知道模特儿的台步不是那幺好走,就跟军人的踏点一样,一个脚步的动作可以精準的带动臀部和腰以上的曲线,当初发明这个动作贵族就是以这种原理来创造台步。

不过这些动作在远端直播的宾客眼里只是一连串炫耀着蕩妇身材的婊子动作,只要管家可以碰到隋棠,接下来就可以按照这些宾客的意思来执行各种下流的邪念,高跟鞋轻脆的声音在整个房间迴荡,隋棠巨星的风采每一步都能展现的出来,终于隋棠走到了摄影机前面,马上转换成三七步的秀场模样。「先停一下,我觉得这个姿势虽然短暂却有待调整。」隋棠听话的没有动作,管家走了上来,用手乔了一下隋棠手以及脚的位置,没有任何的目的,就是要接触到隋棠,触发老闆的科技产品。
隋棠觉得没有什幺,反而觉得很兴奋,这多年来她学到的姿势可能都是错的,现在有大师指导,让她倍感殊荣,隋棠因为自己的兴奋几乎没有察觉到有一股微小的电流冲到了自己的神经,将大量且精密的讯息串取代了隋棠脑中的资讯。

「真是好用的东西,不知道除了用来创造婊子之外,可不可以让不听话的董事们乖一点。」一位宾客看着自己的电脑已经闪了连接的灯,这表示管家已经连上了隋棠的脑部,讯息串已经输入了,无间缝的的快速传输讯息只让隋棠稍微放空了一下子,连结便已经连上了隋棠的脑部,这次的宾客似乎比较结果论,对于玩弄着渐渐变成婊子们的女星比较没有兴趣,而是想玩弄着已经变成婊子女星们,隋棠的脑部理面,人类科技的结晶,已经深深的烙印了自己在社会中的定位。

管家的手离开了隋棠,管家没有多给隋棠乔位子,毕竟管家也不是这方面的专家,这时管家的手机响了,接着管家回答了手机的话,拿出了一台笔记型电脑,开启了视讯,上面是一个充满贵气的男人,西装鼻挺。「这也是我们公司的教官,可以称呼他赖先生。」隋棠很恭敬的打了个招呼。「赖先生也想看看你的台步,他听说有一位华人女星可以成为超模也是非常兴奋。」管家和颜悦色的说。

这另外一个教官其实是一位宾客,被大家推派出来彙集意见并传达给管家的人,在这里,他可以享受着思想已经扭曲的隋棠的第一阵线。「我刚刚看了您的台步,非常的专业流畅,但还不至于到令人震惊的地步,所谓的惊艳和优雅不是在普通的台步上面,而是一种态度,一种曲线,一种摇摆的动态美。」「怎幺样才能做到超模般的台步呢?」一想到超模高挑优雅,女性柔弱中又带有一种霸气的感觉,在伸展台上面崭露着惊艳的效果,隋棠急切的想要知道,另一外教官又开始称讚着,如果自己能做出他要的态度,那离国际超模的梦想就不远了。

「一个超模要表现出自己的态度,就该培养自己本身就有的态度。」「我到底该散发出什幺气息呢?」隋棠问,这时管家和那位宾客的电脑出现了连结的灯号,讯息的传输已经开通了,这是管家开通的,这时候宾客的话就是主宰。「就如我身边的超模Roberta Mancino一样。」这时候视讯的镜头拍到了一位身材高挑丰满的超模,想较起隋棠的修长内敛,欧洲的超模身材更是劲爆,除了拥有古铜色的健康皮肤还有着浑圆的大奶,但东方的名模也自有他西方比不过的气质,这位身价上百万美元的超模现在张开着大腿,手抱着大腿让那无毛的骚穴更能露出来,他穿着Burburry特别设计的马甲,漂亮的方块纹路製作成名贵的马甲,钢圈把硕大的乳房提拉的更诱人,而下身则是穿着Miu miu的超高档高跟鞋,穿戴着简单的高级饰品,最显眼的莫过是那个塞住骚穴的奇妙置物架,用着粗大的假阳具塞着阴道和菊穴,上面有个平台,一条电线连接到后面的插座,一边可以震动着两穴,一边还可以用着上面的座充充电器充电,现在这位宾客的手机就在那个平台上面,这位超模则是忘情的高潮,享受着当一个「超模」的尊严。

本来隋棠看到这一幕非常的惊讶,愣了一下差点要叫出来,这位超模世界各地都非常的有名,也是隋棠的偶像,他亲民豪放的作风赢得了一片人气,正当隋棠惊讶想要询问的时候,隋棠觉得自己脑袋突然空白一片,就像是自己本来想讲话下一秒却忘了自己要讲什幺一样,阻断了某一条路线,之后再用人类的科技结晶接上另外一个路线,空白过后,隋棠就不以为意了,他一样保持着追寻成为超模的超模梦,兴奋的等待教诲。「超模代表着人类女性的顶端,有着高挑的身材,纤细且健康的线条,和不错的脸蛋,如果要分成种族等级的话,超模在女性中一定可以成为最上层的等级,超模有着令人称羡的身材,完美的条件,但我们所知道一般的女性都是婊子,既然女性有着天生欠肏的骚穴,那就应该给男人们展现,挨肏,然而身为最顶端的女性,何以不骚浪?表现出自己最顶端种族的荣耀?」

隋棠这时候才意会过来。「原来所有的女性都是妓女,而我们更是妓女中的妓女喽?」隋棠接着确认,完全没有任何的犹豫或是疑问。「没错,你们就是妓女中的妓女,现在体认到自己该有的态度,我们再重新走台步         一便,我教导妳怎幺当个蕩妇。」隋棠马上站到原本起步的位置待命着。「最近发生众多明星洩漏私密照的事件,女明星更是几乎占了全部的名单,每一个都是露奶露逼,其中还有几个把骚穴掰开,证明了女人内心里面就是个下贱的婊子,戏剧上勇敢的女英雄或是强悍的女强人,实际上都是喜欢爆露着自己奶子和两穴的蕩妇,女人越是漂亮能干,心中的淫蕩就越会被激起,身为女性顶端的你们,更要具有这种特性。」隋棠安静的听着,摆着曼妙的姿势点着头,将宾客的教诲铭记在心。

「那妳知道妳是什幺了吗?现在要做什幺?要穿什幺?要怎幺走台步了吗?说给我听然后我们实际做一次。」隋棠点点头,这些教诲对她来说太重要了,原来她一直以来都有错误的观念,超模的观念就是要展露自己。「好的。」隋棠声音甜蜜中带着沈稳。「既然我成为超模,我就是女性外貌中的顶端,身为女性我们本身就有身理上的骚穴,本来就是要露出给男人们看,本来就是要给男人们肏的,我们因为太过于美貌,所以天生就是婊子,喜欢暴露自己的骚穴,把奶子秀给各位观众们看,所以我们要穿着少许的时尚点缀,把自己的下贱的外表装饰得更淫蕩下贱,在舞台上展现最淫蕩的自己诱惑着男人们来肏我们,这就是我们超模的尊严、本分和意义。」

「没错!就是这样!很少人能领会这种态度,就是因为很少人能领会,所以才会很少人成为超模!来!给我们走一次超模的台步!」宾客激昂的说着,隋棠点了点头,将自己那丢死人的洋装掀开,露出自己洁白娇小的胸部,虽然娇小却小巧玲珑,上面的奶头伫立着诉说着自己的下贱淫蕩,暴露的快感让隋棠更为兴奋,因为暴露就是做为超模该做的事情,不然这幺美好的身躯有什幺用处,当然是给男人们玩弄的,隋棠将多余的衣物打结在一起,就像是一件精美的马甲,下面的骚穴被少许的阴毛包围着,虽然不是那幺漂亮但却充满着淫蕩感。

隋着管家的音乐响起,隋棠先是将自己的美腿张开,屁股下蹲,一个WAVE在由翘臀的归位结束,起始的动作将隋棠那淫蕩的骚穴展现出来,又将自己的曼妙曲线展示给旁人。「这个起始的动作不错!许多下贱的超模都只是张开大腿露出骚穴,妳却呈现了淫蕩和下贱的曲线美。」隋棠听见宾客对她称讚,心中拥起一股荣耀感和兴奋感,隋棠决定让自己更淫蕩,隋棠转过身,上身往下,用手将自己的屁股掰开,让骚穴出来见人,隋棠则是从双腿中间露出淫蕩的表情,蕩妇般的舔着嘴唇,骚穴流着兴奋的淫水。

「贱婊子,好了,好了,不要忘记走台步了!妳可是超模!」隋棠一听见宾客的声音,立马摆正了自己的身躯,走起了优雅的台步。「别只是走台步,妳是个婊子!我们不是来看妳走路的!」一语点重隋棠,隋棠意识到自己不是一般的模特,秀的是身上的衣服设计品,而是自己淫蕩的身体,特别是自己的骚穴和奶子!隋棠马上将一只手放在奶子上面,揉搓起自己小巧的胸部,曝露在众人面前蹂躏着自己的奶子让隋棠非常的兴奋,原来当个女人就是要让男人们看自己的奶子和骚穴,除了是自己的本分也异常的兴奋和幸福!接着隋棠开始走动,同样是曼妙的姿势,前一步踩在后一步的脚印上面,但不时的就停下来,张开双腿掰开阴唇露出,尽是展现自己的骚浪。

「很好!很好!」宾客看到隋棠的表现,称讚道,隋棠顿时露出了被讚美的笑容。「我说要保持着婊子样喔!」隋棠才知道自己不能笑着,因为要表现的像是廉价妓女一般的淫蕩表情才行,隋棠顿时开始用着犀利的眼神看着镜头,不时的舔着嘴唇,不折不扣的饥渴样。「对!我要的就是这种表情!但我要更多!我要妳的心理也要有这种态度!」隋棠试着把自己的心态调整,从一个正常的女人调整成没一秒被肏不行的蕩妇,她想着她高中时候第一次性爱看到男生大屌,想着那是多幺的神圣,被肏着不是痛苦不是羞耻,而是应尽的本分是上天的赐与,那形状是女人崇拜的象徵,上面的青筋应该让女人跟她一起脉动,隋棠越想身体越热,开始兴奋的不停娇喘,脸上的微红让隋棠像是吃了春药的蕩妇一般。

历经了千辛万苦,淫蕩的台步终于到了尾声,需要做出专业的收尾动作,隋棠的心灵已经被自己盲目的肉棒崇拜和本分概念所占据,羞耻心当然已经没有了极限,隋棠的心理已经想好了收尾的动作,隋棠将自己的崇高的信仰用着动作做出来,隋棠分开自己的大腿,形成ㄇ字型,手指插进了自己的骚穴,另外一只手握住了自己的奶子,屁股兴奋的前后摇晃着,充满律动的淫蕩自慰秀就成了所谓的收尾动作,完美展现出了身为一个超模的本分和应该要做的动作。

「没想到妳还会那幺多骚浪的姿势,怎幺学的阿?」「恩...我也不是...什幺...乖乖牌女星...也是看过很多片子...甚至也看过其他没有名的....用身体换模特儿的机会...恩...淫蕩的姿势...我懂很多...。」「那是最棒的,之到淫蕩的姿势和态度才能当一个最棒的超模。」「谢谢您的教诲....阿....好久没有自慰了...为什幺以前觉得...恩...做爱是个很羞人的事情...明明就是我们的本分...无时无刻在做的事情阿...我到底在想什幺...为什幺要保持形象...我应该早就要知道...模特儿喜欢...暴露着...恩...。」一边说隋棠的屁股晃动的越厉害,双手也越饑渴的刺激着自己的奶子和贱穴,到最后说完话时已经兴奋的高潮颤抖,迎来人生第一次的畅快快感。

「非常好!在伸展台上自慰高潮是最棒的态度!你有资格晋升超模!」本来有点朦胧的隋棠,一听到这句话,不管下身的温热快感,马上打起了精神,这对她来说时在是最棒的礼物,一个来自义大利的模特儿教官和主管同意了她加入超模的行列,她马上收起了她淫蕩的姿势,给了宾客和管家一个恭敬的敬礼。「哈哈哈!不用对我们客气!这是你应得的!不过身为一个超模的谢幕并不是这样的敬礼或是标準的模特儿站姿,别忘记你只要现在身为一位超模,你就要把你最骚浪的部分拿出来。」「抱歉!我知错了!」隋棠马上又摆出了刚刚ㄇ字腿型的姿势,掰开阴唇和尝试着撑开自己的肛门。「谢谢您们对我的教诲,也谢谢您们让我进入了超模的行列!」接下来就是宾客的欢笑声阵阵的传出来。

另外一头各个远端连结的宾客们,都一个个在电脑萤幕上看着隋棠已经扭曲的淫蕩心理,做在飞机上的各位大老们已经开始拉起了身旁的空姐强姦,但这些空姊当然不能让大老们尽兴,而是下机后那一头的隋棠,他们摩拳擦掌,都準备好要玩弄这个速成的廉价妓女,还不要招就会自己来舔机巴的「名模」。

隋棠仅记着只要自己在台上就是一个下贱的婊子超模,所以一直保持着这个ㄇ字的姿势,这也让宾客对他大讚有佳。「很好!不过你还需要经过一项训练!」「什幺呢?」「你现在只是在一间练舞教室走台步,但当然要有实际的经验,现在穿上你的衣服,一般时候你可不是个超模,跟我们去一个地方,已经跟经纪人交代过了。「好的。」隋棠开始擦乾自己身下的淫水,整理自己蕩妇般的乱髮,穿上了衣服,又回到了时尚又美貌的犀利名模,管家把视讯关掉,带着隋棠来到了那个在办公大楼底下的俱乐部,宾客们都已经下机赶到这里了,这群宾客等级又高了一层,场面难免壮观。

这次的舞台不是单纯的舞台,而是真正的伸展台,旁边可以让人坐着观看,当隋棠从后台瞄了一下前台,发现光鲜亮丽着。「这是什幺舞台吗?」「这是您实际操作的舞台,您就当作正式上演吧!」「我从不知道这里有这种舞台,不过我会努力的。」隋棠没有什幺怀疑,走进了管家指示的换装休息间,这种休息间非常的重要,模特儿需要快速的换装,都是在这里完成的,不过现在因为还没开始走秀,里面挤满了女性。

「隋棠来了!」一位女性惊呼,她有着姣好的身躯但脸蛋平平,这里的女性青一色都是隋棠在公司或其他公司看过的小模,一般来说在舞台上比较没有什幺知名度,但公司里面也算是人人都知道的小模,只是这些小模都穿着极度色情的衣着,这些衣服的功通点都是一定露逼露胸,极尽展示着自己淫蕩的身躯,整间休息室挤了快20个小模,隋棠一看到这些小模穿着色情的服装,比制服店里面的小姊还要色情,马上意识到自己怎幺会穿着这幺丢人的衣服。「阿!抱歉了!我忘记了不该穿这种衣服,请问我的衣服在哪里呢?」小模们只着一件衣服,只有框架的胸罩以及吊带袜和超高的高跟鞋,隋棠俐落的脱掉了自己的衣服。

「没想到隋棠姊姊会来呢!」「哈哈哈!对阿!我今天来参加超模的实际走秀。」「我们也是来参加实际走秀的!只是我们要变成名模而不是超模,还没有姊姊你这层功力呢!」「姊姊你的身材太好了,脸蛋也很好看,哪像我们虽然可以雕塑身材,脸却不好看。」一位小模低声下气的说。「话不能这样说,要当一位好的模特,就要展现出身为女性傲人的外貌,当然就是要露穴露胸,做出下贱的动作,比婊子还要下贱,我就是因为体悟了这个,才可以有机会成为超模喔!」「真的吗!挖!隋棠姊姊穿这件衣服好好看!」隋棠开心的笑了笑。「这样看起来够下贱吗!」隋棠张开了大腿,靠在衣橱,把自己的屁股往前台,露出淫蕩的骚穴。「太下贱了!这才是成为模特儿的真谛!」众小模开始模仿起隋棠的淫蕩姿势,相互攀比讨论着如何更下贱的当一个模特儿。

这时隋棠看到了一个项圈,上面写着「隋棠」,隋棠当然看的出这是给她自己的项圈,很高兴的带了上去。「姊姊!刚刚工作人员说,这项圈只有妳能带!我们都还没有资格带呢!因为妳是成为超模的婊子!才能带上高贵的项圈呢!」「我也好想带上项圈喔,除了秀穴露胸,我也想要这种下贱的感觉。」一位小模落寞的说。「放心,只要妳够淫蕩,总有一天一定能带上项圈的,那是成为超模的象徵阿!」这里每个模特儿包括隋棠都已经不知不觉中成为了扭曲的模特儿暴露狂,各个攀比淫蕩。

隋棠又发现自己项圈旁边有另外一个项圈,上面刻着「芸芸」,隋棠还没想到这是谁的项圈,工作人员呼喊了一声,穿着淫蕩衣服的小模们都走出了休息室,準备上伸展台,这时门外传来高跟鞋的声音,隋棠不用想也知道,是这个项圈的主人来了,虽然暂时想不到是谁,不过一定是个跟自己一样的贱婊子呢。